路径:仪里新闻网>财经 >A股拼手快!首航节能董事长副董事长等均被强平 后者跑得慢强平

A股拼手快!首航节能董事长副董事长等均被强平 后者跑得慢强平

  • 2019-11-05 19:21:48|

资本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智慧和敏捷并存的时代。

6月,中国第一航空节能(002665)董事长黄文佳、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黄乐青和股东北京三才局投资管理中心(三才局)因股票质押被迫平仓。没人预料到,由于黄文佳和黄乐青作为实际控制人和一致行动者的关系,他们两人一起减持了超出相关规定的股份。最后,黄乐青的“债权人”被叫停,因为他们在慢慢减持股份。

三个股东几乎同时被绑起来,慢慢跑也被绑起来。目前还不能确定这种戏剧性的景象是否是国内资本市场上的首例,但至少这种现象非常罕见。

副董事长的“债权人”在他慢慢减少持股时被叫停。

6月10日,SAEC节能股东三才居率先宣布被动减持股份。原因是三才局持有的部分股份(占总股本的0.53%)质押给中信证券,由于质押期到期后未能及时履行到期回购义务,中信证券于5月27日至6月3日被动减持质押股份。

被击败前,三才局持股比例为1.89%,属于持股不超过5%的股东。

其次,消极裁减主席和副主席也有戏剧性的一面。

6月11日,当时持有4.54%股份的副董事长黄乐青通知上市公司,广证有意因违约处置质押股份。面临强势股权的股份数量约为2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8%。

此后,广州证券从6月11日至8月28日缓慢减持约869万股,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3.65元。股份减持占公司总股本的0.34%。

这张戏剧性的照片出现在8月30日。黄文佳董事长告知首航节能,质押给靖江润源农村小额信贷有限公司(靖江小额信贷)的股份到期。靖江小额信贷拟通过广州证券有限公司托管股处置质押股份,强平面临的股份为249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8%。

更有趣的是,在公告的前一天,黄文佳持有的约1171万股股票被强行减持,价格为每股3.358元,占公司总股本的0.46%。

与广州证券的缓慢减持相比,靖江的小额信贷不容易办理。首次减持公告发布后2个交易日内,减持股份2469.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7%。

我不知道我是没有反应,还是不熟悉相关规定。广州证券在首次减持后没有继续。根据相关规定,9月11日,中国第一航空公司宣布黄乐青被动降价的进展。8月28日之后,削减没有继续,被动削减计划尚未实施。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晚上,第一次飞行就发布了节能修正通知。该公告并未对黄乐青被动减持的股份数量提出任何异议,但纠正了随后的减持。

更正公告称,从2019年8月29日起的3个月内,黄乐青将不再被允许通过证券交易所的集中竞争性交易减持股份。原因是黄乐青和黄文佳是公司的一致行动者和实际控制者。根据有关上市公司股东和董事减持股份的一些规定,“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在3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的股份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及其关联方持有的股份应当一并计算。”

悲剧!黄乐青的“债权人”广证只能再等3个月才能减持股份。

黄文佳主席的消极减排违规行为

看到这里,大家仍然对广州证券未能及时减持股份和收回债务感到遗憾。然而,还有一个细节被忽略了。靖江小额信贷有限公司违规强行减持黄文佳董事长质押的股份。

6月11日至8月28日,广证减持黄乐青质押的约86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4%。8月29日至30日,靖江小额信贷公司减持了黄文佳通过广证证券质押的约11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6%。

这里,黄文佳和黄乐青共同减持股份0.8%,符合《关于上市公司股东和董事监事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中大股东三个月内不能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1%的规定。

但是,靖江小额信贷公司在9月2日至3日减持了黄文佳承诺的1298.7万股(约占总股本的0.51%),部分减持是违法的。

原因是黄乐青先降了0.34%,然后黄文佳降了0.46%。根据上述规定,黄文佳和黄乐青的股份减持不得超过0.2%,而靖江小额信贷公司则强制其将黄乐青质押的股份减持至公司总股本的0.51%。

首航节能运营不容乐观

首航节能公司三名股东的承诺几乎同时“破灭”,这与公司经营不善有关。

根据半年度报告,第一家航空公司今年上半年节约能源,收入2.2亿元,利润1174万元。然而,该公司过去三年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仍然很高。

2017年末至今年上半年末,中国第一航空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2.4亿元、10.3亿元和8.65亿元。坏账准备分别为1.85亿元、2.46亿元和2.23亿元。

中国首航节能2019年半年度报告也给出了明显的风险提示,成为报告全文第一页的应收账款回收风险。

河北快三

拿撒勒木匠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