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仪里新闻网>国际 >多年以后,自己当了老师,才明白钱谷融先生的那句话|罗小茗

多年以后,自己当了老师,才明白钱谷融先生的那句话|罗小茗

  • 2019-11-18 10:02:41|

说谎的女人(油画)费尔南德·雷格尔

我仍然记得1996年,在“大学简介”的第一堂课上,刚刚从医生那里毕业的辅导员邀请了他的导师钱谷融先生。这位老人穿着西式吊裤带,喝着保温杯里的咖啡,站在中国师范大学的教室里,鲁迅曾经在那里摇着胳膊,对我们喊着“读得越来越好”。也许这句话太简单了,对我们这些兴高采烈地进入文科基础班并致力于“以学习为职业”的人来说,当场就缺乏激励作用。不久,每个人都开始东倒西歪,聊天,睡觉,甚至在舞台上为微笑的老人画漫画。这样的一幕,让辅导员很恼火,但钱先生却不以为意,像往常一样平静。

许多年后,当我成为一名教师时,我意识到钱先生的狡猾。教导和思想的传播和保留从来都不是人们静观其变、随心所欲聆听的保证。笑着咒骂,冷眼旁观,甚至面无表情,这些都不一定意味着交流是无效的。

我不知道钱在今天的讲台上会是什么样子。也许,仍然无忧无虑。毕竟,没有什么比传播思想、经验和知识更难以捉摸的了。必须做的事一直是人类的奢望。网络时代的意识形态体验不仅加快了传播速度,扩大了传播广度,也使其可能的路径和效果更加不确定。在这里,并不是说曾经极大地促进人类文化创新和传承的“祖母效应”在进入迅速变化的现代社会后不再有效。相反,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在人们有时间知道他们这一代人的经历值得传承下去之前,他们已经“取消了自己”,免除了代际传承的责任,记录了一切。

然而,尽管社会似乎变得越来越快,但许多经验和原则似乎并不容易改变。因此,钱老的“多读点,读得更好”这句话,看起来在现场效果不佳,甚至比“本月阅读清单”和蚕豆上可见的“太阳从你的书架或书房出来”更令人不安。

例如,在今天的书店里,大量的书籍,无论是实体的还是在线的,经常让人感到头晕。电子书和有声书籍、阅读渠道和微信公众号使书籍不再局限于时间和地点,而是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见面的朋友。然而,书籍数量的快速增长并没有使“阅读更多”变得更容易。当无尽的新书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它们引起的焦虑远远超过了对新知识的渴望和喜悦。无论是60秒钟的《罗基斯》,一天一美元的樊登阅读俱乐部,还是其他各种让阅读更加方便快捷的方法,这只是当代独特的“经济”思维中呈现的“如何阅读更多”的问题。因此,当微信帖子总是首先告诉你“阅读这篇文章需要几分钟”,当阅读必须与“少花点时间阅读”的明或暗标准联系在一起时,多阅读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经历中一个全新的问题。

同样,由于出版业的发展和网络的畅通,“读好书”的问题也没有变得更加明确。这不仅仅是因为,乍一看,几乎每本书的腰带上都在喊:“我是本好书!”每一轮推动都宣称,“这些是不可错过的。”所谓的经典书单越来越长,但人们可以压制焦虑,平静地阅读,但越来越少。也是因为,在“记录一切”的惯性和市场节奏的推动下,作者关于西藏名山的想法越来越少。只对当代人说话,甚至对直接读者说话,越来越成为一种自然的选择。这并不是说这种写作和阅读都是快速消费的一部分,没有传播经验的价值。相反,在这样的写作和阅读节奏下,人们越来越生活在当下,失去了通过书籍与作者开始对话的欲望。好书的标准也摇摆不定。哪种书好?那些流传了很长时间但似乎不一定与当代社会相关的古代经典,还是那些与当代社会及其自身生活密切相关的书籍?所谓的“好”是让人们有知识和心情去应付来之不易的当代生活,还是让人们远离这种生活而跳下去,仿佛在历史舞台上观看一场短暂的表演?当卡尔维诺以长篇大论的方式列举14个理由时,主张人们应该阅读经典,并强调“所谓的经典是人们常说的‘我在重读…’而不是‘我在读…’的书籍,实际情况是“重读”在急于鉴别“好书”的尴尬下早早退出。即使在豆瓣这样的文艺青年集散地,阅读也只能分为“想读”、“读”和“读”。一旦“阅读”,请放心。

遗憾的是,当我们坐在观众席上听钱先生微笑的演讲时,这些都没有成为我们的忧虑。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只是无情地觉得“多读书,多读书”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绝不是有价值的经历。为什么要如此严肃地告诉我们?然而,现在没有时间再提问和辩论了。在我们这个时代,什么是“多”,什么是“好”?也许,即使在这样一个一切都被详细记录的时代,经验仍然以这种方式消失,要么是随意的,要么是自以为是的,狡猾而固执的。

作者:罗小明编辑:舒鸣

福彩快3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

拿撒勒木匠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